触电之旅丨当她们攀上高峰,回头张望,到底是什么吸引了她们?
日期:2020-01-07 浏览

  在过去的八年,无数优秀的代理加入俏延,他们或许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行业,却必然有一点共通:同样拥有一颗积极向上的进取心。


  在2019年的俏延新零售高峰论坛上,主持人与五位代理的问答环节向我们展示了她们的俏延之旅。


  从20岁开始到如今的45岁,邵宝玉从事实体女装店已历经25年时间。她与俏延的触电却是在女装行业正火热的2015年。

  Q(主持人):您为什么想在实体店中进行嫁接,并且选择了俏延呢?

  A(邵宝玉):因为淘宝发展非常快,让我觉得社交新零售非常有前景,而我自身也有比较多的客户资源,但因为年龄原因从事淘宝已有些力不从心。选择俏延是因为刚好有要好


  的小姐妹做了俏延,而俏延的护肤品与女装都是女性用品,我能够从原有的客户身上挖掘多元价值。

  Q(主持人):您在加入俏延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A(邵宝玉):原先我开女装店卖衣服给客户,客户只是消费者,而加入俏延后资源互通的同时,客户也从消费者变成了受益者,我从一个人赚钱到现在带着一大帮人赚钱,不仅带给客户好看的衣服,还有美丽与健康。

  Q(主持人):听说束总的工作是“铁饭碗”,那您为什么加入俏延呢?

  A(束艳):我有一份很安稳的工作,俏延是我的第二副业。

  Q(主持人):所以说俏延是你的“Plan B”是吗?

  A(束艳):是的,俏延就是我发展的第二事业,有一句话说得很好“8小时之内求生存,8小时之外谋发展”。我在工作时就在想退休以后的世界是怎样的,正如一张白纸一样,我甚至都知道我的退休工资是多少。

  而俏延这份第二事业给了我本职工作中没有的一番天地。我收获了更多的财富,体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

  Q(主持人):束总身上最难能可贵的一点就是做到完美平衡自己在主业的时间和副业的时间。我们想做好任何一件事首先要有条不紊地进行,对于所有正在做抉择的或者是像您一样“always Plan B”的家人们来说,这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可不可以与我们分享下您是怎么做到这点的,从时间管理、自我管理这块?


  A(束艳):除了尽职尽责地完成本职工作,业余时间、节假日等空闲时间把自己该做的一些事情、活动安排都尽可能安排好。最重要的是,你心里一定要有一个信念:俏延事业是能给我带来财富,是我心里面想要的东西。按照自己的信念去坚持。

  鲁迅先生说:哪里有什么天才,我只是把自己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学习上。而束艳就是把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

  Q(主持人):胡总是俏延宝妈群体的一个代表,宝妈群体在俏延大家庭是一个非常大的比例,您在俏延收获到了巨大的成功,可以与我们分享下您在这些经历里的一些诀窍吗?

  A(胡茹):我觉得成功没有任何诀窍与捷径,所有的成功必须要坚持不管是哪个行业。我觉得宝妈是市场最大的群体,也是最有潜力的一个群体,也是最应该做副业的群体,也是最被忽略的群体。

  在胡茹看来:宝妈如果兼职做一份副业,个人价值可以得到很大提升。作为宝妈,她并不认同很多女人所说的:我要放弃所有的一切陪伴小孩。


  如果一个母亲从来不跟社会接触,不跟人接触,怎么样教小孩人生观?如果一个母亲连世界都没看过,怎么教小孩世界观?如果一个女人,她连持续赚钱的能力都没有,她怎样教小孩价值观?

  正如胡茹所言,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其实孩子需要的不光是身体上的照顾,他更需要的是心灵的指导,他更需要一个坚强伟大的榜样。

  Q(主持人):听说邵总是有自己的培训机构的,一边当老板,一边在自己的机构里当老师,可以说通过自己的这份工作履历,对各行各业都有一定了解,那您为什么会选择俏延呢?

  A(邵菊娟):在说为什么会选择俏延前,我先说下自己在俏延所得到的。

  首先,第一个我实现了财富的增长。第二点,我们的机构学校越变越好。

  其实很多人会觉得,尤其是一些传统行业的老板会觉得,我们做实业是正经的生意,你们做微商那是不务正业。其实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微商它不是去覆盖我们传统的销售模式,传统的做生意方法,而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优化。

  微商刚出来的时候,我就非常认可它的模式,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品牌的爆发以及利润增长最好的一个方式,所以那时候我就开始了解微商,逐渐接触一些品牌,我想看下我能否有新的发展。


  那时候月亮姐在做俏延,我就花了一年多时间去观察。我觉得俏延的图、文、视频,包括他们朋友圈的分享,都非常真实。同时自己用产品也用了一年多,产品质量真的很好,有打动到我。

  于是我就入了一个两千多元的自用代理进群去看,看完九个月以后我觉得这人可跟,所以在17年的3月份才会选择全力以赴地去做俏延。

  许多人担心做微商是否会影响到本职工作?

  邵菊娟的经历或许是最好的例子。她的培训机构从这一次的行业洗牌中挺了过来,并且是教育局批证的,面积扩大、教师数量增长、课程也越变越好。

  因为她将微商中学习到的很多东西都用在了自己的机构经营上。从产品的打造、宣传方式到对客户的维护,教育行业与微商其实走的是一样的方式。

  Q(主持人):您做代购据说做得蛮好的,最后为什么转身投入到俏延的大家庭里?

  A(周思町):我是14年开始做代购的,那时候“代购”这个词刚刚开始进入到我们生活中。只要出国就可以成为代购,不需要文凭,不需要技巧,几乎没有门槛,所以那个时候代购非常好做,当时我确实做得还可以。

  但是只有真正做过代购的人才能了解到代购背后的艰辛。

  4天只睡10个小时,早起去免税店拍照排队买货,晚上去东大门扫货,到凌晨五六点才能回到酒店洗漱。在机场拆货,席地而坐,面前一大堆货物,就像农民工一样。

  而如今国家政策的管控,海关的严打严查,都造成了这一行的没落。我上一次从日本回来,带了几十只口红就罚了一万。

  而且宣传比较多的产品会缺货,免税店的捆绑销售、营销也会引起一货难求,从而导致产生很多假货。同时代购市场人越来越多产生的恶性竞争导致利润很低,产品假货层出不穷。代购这个市场,越来越走下坡。


  Q(主持人):您加入俏延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除了财富,我知道财富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收获到了,那您觉得对于自身的经历而言,相较于代购让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A(周思町):它与代购的区别。代购只是零售,俏延可以是躺赚,可以让我们建立自己的一个团队,让我去管理自己的团队,而且我在这个团队里面得到了成长,这是我觉得我收获最多的地方。

  “无界”,呈现在你加入俏延前与加入俏延后。

  不论行业、地域,加入俏延是没有局限的,而进入这个大家庭,通过一个强大的平台,遇见那么多优秀的俏延人,相互学习、共同成长,你的未来也将“无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